文气作为天道降下的洗礼,可谓是天降异象。

所以,区区教学楼,又如何能阻隔叶寒头顶,赤红色的文气,绽放出夺目的光华!仅仅片刻间,整个金麟一中都被惊动了!

不过,除了少数人外,大多数同学,根本不知道文气是什么,甚至他们都不知道作家,还能修炼!毕竟,这些人,都只是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这个世界中隐藏在世俗下,汹涌的暗流。

但像少数出身于大家族,或者又如管苞之流,人脉广阔的富商,倒是隐隐知道一些隐秘。

校董办公室中,一众校董,看报的看报,闲聊的闲聊,正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管苞泡了一壶上好的茶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正美滋滋的准备享用香茗。

他将茶杯刚刚送到嘴边,还未来得及饮下,一声震天巨响,却突然传来。

突如其来的震响,让管苞骇了一跳,手一哆嗦,一杯滚烫的香茗,顿时洒了他一裤子。

“啊!”被滚烫的茶水一烫,管苞整个人瞬间跳了起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他口中传出。

不过,校董办公室内的其他校董,却是已经顾不上看他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给吸引了!接下来,就是天现异象的那一幕,以及紧随而来的赤红色文气,冲天而起。

“天呐,是文气!我们一中居然出了文气冲霄的学生了?”

“快快快,看看是哪个班的学生?如此潜力股,我们可不能错过!”

“对,这是潜力股啊,毫无疑问的潜力股啊!”

“诸位,我先行一步,哈哈哈!”几个校董震惊万分,但那名带着金丝边眼镜的金校董,却是最为机灵,趁着众人还未回过神来,已经抢先一步,冲出了办公室。

你要问他去干嘛?那还用多说吗,他当然是为了去巴结这名文气冲霄的学生了,不然还能干嘛?

“狡猾的家伙!”

“这老金,阴险的很呐!”

“我们也赶紧去!”

“对,不能让老金抢了先!”其余校董见状,争先恐后的朝着办公室大门,抢了过去。

而可怜的管苞,这时才感到大腿上的疼痛稍止,他抬起头,却蓦然发现,那些个校董们,正大呼小叫的朝着门外抢去。

四五个校董,挤在只有一米多见方的办公室门口,你争我夺,各不相让。

“啧啧啧,你们发羊癫疯啦?走个路都抢?”管苞见状,啧啧称奇。

但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目光却已扫到了窗外直冲云霄的赤红色文气。

下一刻,他顿时哆嗦了起来。

“我靠,是文气!”惊呼刚刚响起,管苞便已经犹如猎豹一般,从办公桌前,翻腾而过。

“让开!”脑门上只有几根稀疏毛发的管苞,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仿佛像是头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让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开什么玩笑,谁敢挡了他管苞管大爷巴结人的机会,那岂不是挡他前途嘛!俗话说,当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管苞虽然不注重财货,但他在意自己的前途啊!所以,这些校董们,哪是急红了眼的管苞的对手,三两下之间,便被他挤得东倒西歪。

而管苞,却是从人缝中直穿而过,绝尘而去。

四周只留下,他得意洋洋的大笑声。

“大腿莫走,我管苞来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