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这么说,这里没我什么事咯?”

叶寒瞥了管苞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对,叶寒同学您忙,您去忙吧!”

管苞闻言,点头哈腰,一副谄媚的神色。

看得四周众校董和顾涛,尽皆暗暗摇头。

就连原本和管苞关系不错的王校董、张校董也是鄙夷不已。

当下,叶寒便不再理会众人,转过身,缓步向前走去。

走出两步后,叶寒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身形。

他转过头,嘴角微微勾起,吐出几个字来。

“对了,管校董,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叫管变脸比较好!”

说完之后,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管苞闻言,略显尴尬,但却依然笑容不变。

“叶寒同学,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

扑通,扑通。

管苞的声音落下后,众校董和顾涛,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这管苞,他的节操,是被狗吃了吗?前行的叶寒,听到这话后,微微摇了摇头。

事实上,就连他都有些佩服管苞起来。

做人做到这种份上,这管苞也算是无敌了!一众保安,早就看得傻掉了,直愣愣的看着叶寒消失在眼前,心下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同学,真特么牛逼,连管苞都敢调侃!”

教学楼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在这个世界中,武者的地位是何等的尊崇。

叶寒当初选择武者,作为秒速升级挂的挂机职业,绝对是明智之举。

回到教室后,所有的同学,眼神齐刷刷的落在了叶寒身上。

一个早上被老班连续两次叫出去,也算得上是3班开学以来头一次了。

只不过,因为叶寒已经和司良才定下了比试,为了不得罪司良才,谁都不敢开口询问叶寒。

更甚至,不少人,只是看了叶寒一眼,便撇过了头,一副不想看到他的模样。

司良才也抬着头,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却是一直盯着叶寒。

从叶寒进门,到回到座位,他的目光就没移开过。

蓦然之间,司良才无声的笑了起来。

“这个叶寒,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就等着你一会宣布弃战吧!”

司良才略有些得意的想到。

对于这一点,他信心很足,就凭一中的那些校董们,对于他和司家的畏惧,还不死命的逼迫叶寒弃战?至于叶寒会不会不答应,司良才却是从没想过。

区区一个出身福利院的穷逼而已,他敢和校董们叫板?他就不怕被开除了?所以,在司良才想来,除非叶寒脑子抽风了,他才会这么做。

只可惜,司良才永远都不知道,叶寒绑定了一个错乱、抽风的系统,这个系统,让他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武者。

在武者面前,那些只是富商的校董,自然不够看了!只不过,司良才对此一无所知,他还在得意洋洋的等着早课结束后,叶寒当众宣布弃战的消息呢。

想来,到时候他的脸色一定会很精彩。

心念至此,司良才心下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叶寒满脸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