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良才脸上的微笑,僵在那里,他的眉宇间,隐隐有些尴尬和恼火。

他居然被无视了,而且更让他恼火的是,叶寒还成了金麟一中史上第一男神。

叶寒是一中第一男神,而他只是高一新生中的第一男神。

这算是什么?他是叶寒的小号版吗?对此,司良才很不爽,先前压下的怒火,又渐渐开始升腾起来。

说实话,在今天之前,他很少动怒,也没有多少人,能让他动怒。

因为,没人有那个资格。

然而今天,就短短一早上,他心中的怒火,却已经三番两次的涌了上来,怎么也消失不了。

“叶寒!”

司良才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将即将爆发的怒火,压了下去。

下一刻,他的目光,转到了正坐在位置上,玩着手机的叶寒,眼神中抹过了一丝寒意。

就在这一刻之前,他还没正在的把叶寒放在心上。

毕竟,对方跟他的层次差距太大了。

作为一个出身高贵,高高在上的豪门子弟,他想要动叶寒,只需一句话,就够了!只不过,司良才内心的骄傲,却不允许他,借助外力来对付叶寒。

他想要靠着自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将叶寒踩在脚下。

这才是他们豪门子弟的风采,借助家族势力和外界的力量,来打压对手,那不过是小人和懦夫的行为罢了。

也许别人不会这么想,但司良才却很固执的这么认为。

“叶寒,你已经成功的惹怒了我司良才,那么你今生悲惨的命运,就将从你我之间的百米跑比试开始!”

“我可以保证,没有人能在激怒了我司良才后,还能活蹦乱跳!”

目光一直盯着叶寒,司良才心中却是暗暗发出了誓言。

只要他靠着自己的本事,击败了叶寒,证明了自己,那等待叶寒的,将是无穷无尽的打压手段。

这才是豪门子弟,他们有自己的骄傲,有自己的原则。

在没有证明自己,只靠自身能力,就能击败对手之前,这些豪门子弟,会耐着性子,跟对手慢慢的玩,不会使出很过分的手段。

不过,一旦他们的对手,已经没有了继续威胁到他们的势态,那这些豪门子弟,就会使出一连串的狠毒手段,让对手彻底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如果豪门子弟,一直处于被碾压状态,那他们也会彻底失去游戏的心情,直接用最强的势,来毁掉对方。

所以大多数的豪门子弟,都不是什么简单之辈,司良才也不例外。

心中立下誓言后,司良才缓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再也不看叶寒一眼。

而叶寒对此,一无所知。

当然,就算叶寒知道这一切,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如今的他,或许还无法做到凌驾于整个南江府,但只是对付一个司家,他是有底气的。

毕竟,他绑定的系统,实在有些变态。

“早上刷过了各门主课,现在正好刷一刷副课,反正技多不压身,不刷白不刷!”

坐在座位上的叶寒,心下不断的盘算着。

心念所动间,他随意的抽出了一本课本,发布了一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