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良少女拖着吴依依,来到体育场后,几乎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

靠着不良少女暴力的横冲直撞,勉强的挤出一条路后,两人幸运的在赛道边上占据了一块方寸之地。

但此时,叶寒依然没有出现。

赛道前的司良才,依然一副淡定的神色。

这么一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作为豪门少爷,他自认为自己的修养,还是顶呱呱的。

但四周围观的学生,却已经有人开始等得不耐烦了。

尤其是叶寒穿越后,碰到的第一个对手张然。

他更是满脸不耐的神色,手舞足蹈的朝着四周的同学,不断的散布着谣言。

“我跟你们说,这叶寒,绝对赢不了这场对决,要知道,司良才可是真正的体育天才,若非他志不在此,最强体育生的称号,恐怕也不会落在我头上!”

张然说得口沫横飞,当提到最强体育生几个字时,他更是猛地拔高了声音,似乎怕别人不知道这个称号是属于他张然的。

四周的同学,有人不相信,但却也有人被张然蛊惑,渐渐相信起来。

“你们可别不信,作为最强体育生,我张然这点眼光还是有的,要不然,我跟你们打个赌如何?”

看到还有不少人,似乎没有相信自己的话,脸上肿.胀还未消退的张然,顿时信誓旦旦的要跟这些同学打赌起来。

“怎么个赌法?”

一名同学听到后,颇为意动,忍不住问道。

“就赌叶寒能不能赢,要是叶寒如我所说那般,输掉对决,以后但凡我张然比赛的时候,啦啦队由你们负责组织,必须由清一色的妹子组成,如何?”

张然见状,大声说道,但他一激动之下,扯到了脸上的伤口,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那要是叶寒赢了呢?”

又一名同学,反问道。

“要是叶寒赢了,那我就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直播啃狗屎!”

张然听到后,嗤笑了起来,神色间一副笃定的样子。

“嘶!”

四周的同学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张然,真特么是个狼火!

“好,赌了!”

吃惊过后,不少同学,纷纷起哄起来。

反正这样的赌局,他们也没太大的损失,就是赌输了,也只不过磨着班上的那些妹子,捣鼓出一个啦啦队就行。

但反之,他们若是赢了的话,那就好玩大发了!狼火张然,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直播啃狗屎。

这么好玩的事情,谁不想看到?于是,这个赌局,就这么疯狂的传了开来,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后,聚集在体育场内的学生们,几乎人尽皆知。

不少人听到后,第一反应便是,这张然真特么脑抽筋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赌注,他就不怕万一自己真输了,没法下台吗?但可惜,张然却对这些人的想法,嗤之以鼻。

他在入学测试中,和司良才比试过百米跑。

当时的他,被司良才完虐,这其中的差距,比他和叶寒那次,要更为夸张,可谓凄惨到了极点。

故此,张然才会如此信心十足,连一丁点的意外,都没有担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