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议论声,自然逃不过叶寒双耳,但以他如今的心境,他又岂会在意这些连蝼蚁都算不上,只能混吃等死的人计较?微微摇了摇头后,叶寒迈步朝着自己居住的楼栋走了过去。

看到叶寒消失,那群围观的居民,顿时朝着兰博基尼murciélago一拥而上。

只不过,他们却没有一个敢伸手去碰这辆顶级超跑的。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

“啧啧,真是漂亮,这样的跑车,要是能让我坐上一回,我哪怕折寿十年都愿意!”

“别特么扯了,就你这样的货色,还坐跑车?你特么能脱离这辆,做个正常的平民,都是老天瞎眼了!”

“你这就不懂了,就算是咸鱼也要有梦想啊,万一哪一天我就咸鱼翻身了呢?”

“呸,做梦吧!”这些居民满脸羡艳的盯着兰博基尼超跑,啧啧称奇,彼此之间更是斗嘴不停。

不远处,有一个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破旧衣服,但神情间却是带着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却是没有选择跟众人一样,上前围观兰博基尼。

他目光不屑的扫了众人一眼,眼神中满是鄙夷。

“真是一群上了台面的家伙,不就是一辆跑车嘛,想当年,要不是我家……哼!”他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后,又不自觉的扭头撇了叶寒消失的方向一眼。

“不过,这个叶寒,倒是出人意料啊,闷葫芦一个的他,居然也有开超跑的一天,该不会他真是被富婆给包.养了吧?若真是如此,那我到是可以……反正这小子也是个软蛋!”

心中暗暗盘算一番后,这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就这么在附近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小区门口。

这家伙,叫做崔伯寇,说起来来头可不小,出身于当年金麟市风光无限的贵族崔家。

只不过,他的家族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连根拔起。

而他能被留下一条狗命,也纯属对方不屑跟他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多计较而已。

但饶是如此,他也被剥夺了贵族身份,降为贫民,只能厮混在这贫民区中。

如今,穷疯了的崔伯寇,开始将主意,打到了叶寒身上。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叶寒的身影再次出现。

他缓步从小区中走了出来,一直关注着门口动静的崔伯寇顿时双眼一亮。

下一刻,崔伯寇站了起来,正准备朝着叶寒走去,想要狠狠的敲诈叶寒一笔时,一个犹如河东狮吼般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我说小叶子,你要搬走,怎么不跟阿姨我打个招呼?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莫非阿姨这几个月来,怠慢了你不成?”

这声音,虽然是女声,但听上去却仿佛像是母老虎在咆哮一般,震的小区门口的几颗大树上,树叶扑簌簌的掉落下来。

崔伯寇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像漏气的气球一般,瘪了下去。

而叶寒,却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能发出这般恐怖的声音,可不就是人称包租婆的房东阿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