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屋里说吧!”叶寒听到后,没有回答,而是朝着包租公夫妇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当下,三人缓缓走入别墅。

分宾主落座后,包租婆又一次问起,叶寒是不是丹师。

叶寒笑了笑,算是默认了下来。

不过,叶寒心下的疑惑却也不少。

包租公夫妇既然是武者,却为何要隐姓埋名于贫民区,而且又为何要毫不犹豫的赶来出手相助。

按道理,这完全说不过去。

毕竟,叶寒只是他们的租客,双方的关系,也没好到能为对方两肋插刀的地步。

听完叶寒的询问,包租公顿时幽幽一叹,缓缓说了起来。

他们夫妇,在年轻时,在世俗的武者中,倒也是小有名气,算得上是颇有天赋的年轻俊杰。

尤其是包租婆,别看她现在胖的像头肥猪似的,但年轻时,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而且,包租婆也不简单,她并非是普通的武者,而是以乐入道的乐者。

所谓乐者,放在现在的称呼,就是歌手!

“原来包租婆竟然是歌手,难怪她先前的海豚音如此纯正,不过这歌手倒也没出乎我意料,果然不是简单的职业!”听到这里,叶寒心下顿时恍然。

以前一些对于世俗职业的不解,总算是渐渐有些了解了!既然歌手都能如此恐怖,那其他的如演员、作家、诗人、运动员等等职业,又岂会寻常?叶寒正自沉思之时,却听包租公继续说道。

“我夫妇二人,因为厌倦了武道界中的打打杀杀,选择了退隐,这才找到了富源小区,过着靠租赁房屋为生的退隐生活!”

“只是,这退隐以后啊,虽然我们每日里,仍旧坚持着修炼武技,但毕竟与武道界脱离太久,生活过于安逸,这实力啊,一天不如一天了……”包租公说到这里,不由发出了一声叹息。

叶寒默默的听着,心下却是泛起了滔天巨浪。

“看来所谓的武者,并非像小说中那样,到达了某种境界后,便会一直保持在这个境界,包租公夫妇每日里依然坚持着修炼武技,但实力比起退隐前,却是一落千丈,倒也是符合自然规律!”

在小说中,但凡武者达到某境界后,不管是否在修炼,基本上就一直是这个境界的实力。

但现实,却是让叶寒知道了,小说毕竟只是小说。

“网络小说作者,果然可恨,尤其是一点墨,良心最坏,尽是胡编乱造,哼,要是我还能重新穿越回地球,非把你暴揍一顿,逼你穿上女装才解心头之恨!”

差点被网络小说误导的叶寒,暗暗腹诽起前世追捧的无良作者一点墨来!就在这时,包租公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叶子,叔叔虽然不知道你如何成为了武者,甚至御法、丹师,想来你有你的机缘,不过,作为过来人,叔叔还是有一句忠告送给你!”

“叔叔请说!”叶寒闻言,微微一愣。

“武道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每日苦修自然是免不了的,但除此之外,更要耐得住寂寞,只有当你能忍住各种各样的诱惑,品尝到真正寂寞的滋味后,你能沉下心来,依然保持,才能成为真正的高手!因为,高手向来都寂寞如雪,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