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向来都寂寞如雪!”叶寒心中默念一声,细细品味着这句话的滋味。

一时间,他感慨万千!现实,果然永远不是小说所能比拟!

“我夫妇二人,当年虽然颇有天赋,但却是耐不住无穷无尽的寂寞,终究选择了退隐,说起来这也是我们心性不够强大!”包租公说着,忍不住感叹起来。

“用寂寞堆积起来的高手吗?”叶寒闻言,反问一句。

“算是吧!等你真正踏足武道界后,便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包租公点了点头,道。

一旁的包租婆,也是频频点头,连声附和。

说起来,她还算不上是正儿八经的武者,只是个以声乐御敌的乐者。

但就算这样,她的实力,依然不可避免的一落千丈。

放在退隐前,像司七、司八这种级别的货色,包租婆一顿海豚音,便能将他们给生生震死了,哪会落到被司八反虐的程度?这也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另类解读吧。

叶寒听完,点了点头。

“叔叔的忠告,叶寒一定谨记在心!”

“你记着就好,好了,既然你都已经没事了,我俩也该告辞了!”包租公见状,也是颔首说道,说话间,他已经缓缓站了起来。

“那我送送叔叔、阿姨!”叶寒没有多做挽留,说白了,他和包租公夫妇,泛泛之交罢了。

若非这对夫妇,当年被逼立下承诺,遇到姓叶之人,必须无条件出手相助,恐怕他们真未必会多管闲事。

甚至,他们在刚刚遇到叶寒原身时,能如此热情的帮忙,或许也只是因为叶寒姓叶而已。

又寒暄几句后,包租公夫妇二人,不再逗留,告辞而去。

……

金麟市,环水山庄。

一间看上去颇为古朴的房间内,司良才微闭着双目,靠在一张转椅上。

四周,站立着数个精壮的中年人,每一个人看上去都煞气十足。

他的身后,则是肃立着一名满头白发,但却看着红光满面的老者!这老者,正是管家翁老。

房间内的气氛,极为凝重,只有众人微微的呼吸声。

蓦然之间,司良才睁开双眼,冷厉的声音响起!

“几点了?”

“回少爷,现在是22:08分!”回答司良才的是翁老,其余中年人听到后,却是尽皆垂下了头。

“都十点了,司七、司八还没回来,不用想了,他们肯定出了意外,甚至有可能被叶寒杀了也说不定!”听到翁老的话后,司良才脸上泛起了一抹冷笑。

“少爷,这叶寒不过区区一个孤儿罢了,就是侥幸成为了武者,也只是最低端的武者而已,司七、司八却是我司家丁级侍卫了,岂能杀不了叶寒,您不妨再等等吧!”翁老闻言,斟酌着说道。

“等不及了,我爸已经催了我三遍,务必让我明日一早前,返回南江,这一次事关我司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角逐,我若是稍有差池,不便宜了几个堂兄吗?”

“再说,我爸已经替我安排了和金家的联姻,有了金家作为助力,这金麟市的布局,也无关紧要了!”司良才却是摇了摇头,缓缓站了起来。

下一刻,他目视翁老,沉声喝道。

“翁老,备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