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徐署、陈善基就不用多说了,他们的来历身份,在座的诸位,恐怕都是心里有数的,但现在连他们都摇身一变,成为了攻下洛阳的功臣!”

李湾的话语铿锵有力,说得屋中众人脸色连变,有些人则陷入了思考之中,有些则是微微摇头,面露不屑。

“我知道有些人,这心里还是有着念想的,甚至对我说的两个人,有些不以为然的,”李湾的目光扫过众人,“诚然,这两个人本身地位和出身就不好,格局更是有限,即使现在得了一点好处,未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可其他人呢?那郭集材,那阚厦呢?他们两个人,可都是有出身来历的!”

众人听得此言,终于安静下来。

李湾似乎还嫌不够,又多说了一句:“我知道,诸位之中,还有不少人,与他郭家是有姻亲的,和那位阚厦阚副将,同样也有联系,不乏因为至交好友的,那你们就该知晓,这两位,那可是实打实的永昌军兵将,尤其是郭集材,更是受罗致远大恩,是被罗致远一把提拔起来的,可以说,在这之前,但凡和别人说,他郭集材要背叛罗致远的,都不会有人相信,但结果呢?”

他看着面前众人,再次问了一句:“结果呢?”

“郭集材真的背叛了?”人群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李湾一听,反而笑了,他道:“千真万确,里面有许多实证,不过张兄的这个问题,正好印证了我的那句话,其他人都有可能背叛,他郭集材理应忠诚,否则那诡计多端的墨贺,又怎么谁都不请,偏偏就把他郭集材给叫过来,让他掌握兵马、兵权,负责守卫洛阳呢?到了现在,不是连诸君之中,都有人还不敢置信吗?”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然后低声议论。

这时候就有人道:“这话说的在理,可再是在理,也无法改变当前局势,我等不是已经错过了吗?”

李湾摇摇头,笑道:“非也,非也,这接下来,其实还有不少事,可以我等出面,比平息这城中混乱,还有就是,那定襄侯麾下的兵马,毕竟不是他的嫡系,乃是各方拼凑出来的,难免良莠不齐,在城中犯下一些事来,也是在所难免的,若是过去,寻常时候,有贼兵过境,再被朝廷兵马光复过来,咱们去讨教、理论也就算了,可眼下却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防止给那位侯爷添麻烦。”

“这……”

不少人听了,显得有些犹豫,还有人便干脆的道:“但如此一来,那些个损失,又该找谁去说理?”

也有人道:“更何况,我等便是妥协一些,退让几步,可定襄侯也未必知道,到了最后,说不定反倒是弄巧成拙了。”

“是啊,再者说来,我等虽然之前勉强算是从逆,但说到底,还是被逼的,况且他罗贼尚且要拉拢我等,就是知道这洛阳、这河洛是离不开我等相助的,想来定襄侯,定然也不会糊涂!”

“我看糊涂的是你们啊!”李湾收起了笑容,“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这些算盘,莫非你们还不清楚,旁人若是要灭了咱们,可能有些难度,便是他罗贼,也要顾及,可定襄侯可不同,惹怒了他,又或者让他不快,也不用多说什么,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一句话递上去,说哪家是真心叛变,莫非还能有活路?”

众人一听,好些个人都是目瞪口呆。

“这般说辞,谁人会信?”

“谁人敢不信?”李湾冷冷看了那人一眼,“罗君,我知你那几个亲戚,在朝中势力不小,严格来算,和定襄侯怕是还有些不对付,只是你也要想想,过去那罗贼不敢动手,是因为咱们转脸就能与朝廷相合,但现在,你若是惹恼了定襄侯,又去找谁来相助?莫说是你,就是朝中那几位,也一样不得好来!”

那人有些不服气,忍不住道:“这对他并无好处,况且真这么做了,也有后患,便是定襄侯……”

李湾这次一点都不客气了,直接打断道:“到时候你家都破了!还管什么后患?后患和你有关系吗?人家定襄侯大不了麻烦一点,如今他刚刚取得大胜,按着规矩,正是要自污的时候,巴不得有什么错误显现,你觉得,这点后患,能动摇其威望?”

那人顿时哑口无言。

其他人也都纷纷明白过来,在表情难看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李湾之言,言之有理。

于是就有人请教道:“那依你之见,我等该如何自处?”

李湾看了上首的李老先生一眼,后者正微微点头,于是他笑着对众人道:“无他,唯有两点。”

“哪两点?”

李湾就道:“这第一,自是要遵从定襄侯之令,约束族人、门客,不可与朝廷官兵起冲突,凡事皆让一线,遇事且忍耐一时,待此事过去,自然是一切如常了。”

“这倒是可以,那第二点呢?”

“这第二点,就需要一些手段了,”李湾笑容不变,只是声音却压低了一些,“那便是在不给定襄侯添麻烦的同时,能帮他解决一些问题,比如平息河洛局面,比如给朝廷传书,又或者我等联名,称颂其贤,总之,到底要做什么,还得仔细思量、推敲,总之一句话,要以诚事之!”

听着李湾所言之第二点,众人对视着,默默点头。

但窗外,隐藏着的易格,却是忍不住嗤之以鼻,暗道,什么思量、推敲,无非就是变着法子的拍马屁、逢迎罢了,这些个世家大族,平日里在寒门之人面前,表现得何等清高,便是旁人夸赞、奉承,都一副不与为伍的模样,结果到了自己身上,却又这般势利,着实让人不齿!

他这想着,不远处忽然又有人来,他正要挪动身体,忽感体内一阵疲惫,手上一个不稳,落在了地上!

这下子,自是发出了声音!

“什么人?!”

不好!

易格心中暗道不妙,知道是先前所饮汤药药效就要过去了。

“罢了,反正也知道了关键,正好回去禀报,也好让侯爷有个应对,趁着还有药效,便就此离去吧!”

推荐阅读: 带着军火库闯大明我的历史聊天群1627崛起南海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大唐医王三国之老师在此醉枕江山三国弑醉梦大唐我的三国有些乱扶蜀异界之兽行大宋小农之一代天骄江南捕头秦桧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明威天下大宋枭途虎贲巾帼传魔猿斗天抗日之铁血大旗沙海绿哨易经之释龙指归双鹰旗下1天下商魁梁山我来当家抗战之魔幻手机迷失在一六二九明末异姓王最强特种兵之龙焱抢救大唐阿斗扶得起野狼1369今侠在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交战临高启明万历外史崛起东汉当军阀新汉风云录最强训犬员逃出生天不二赘婿后马其顿征战史负重血白袍交趾猛人扶苏的恐怖屋重生之三国王者重生吕布之汉末霸主双龙一统三国天下
最近更新: 凤归天下醉枕江山我的历史聊天群异界之龙印天下贞观贤王抗战之重生李云龙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完美至尊特种岁月北颂汉阙亮剑之我是炮兵神州大陆之君临天下亮剑之我是炮兵(抗战之我是炮兵)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明廷三国之黄巾神将三国虎符霸业无疆罗马的涅槃隋末之群英逐鹿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西凉董魔王寒门状元抗战之我的系统有点秀军工科技隋末暴徒三国之隐帝大宋第一状元郎战国赵为帝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哎呦!天生王妃命三国之到底应该怎么选欧皇崛起最强之军火商人我在明朝当国公大唐声望系统异界之兽行三国之弃子捡到一本三国志明帝国的崛起邪龙狂兵隋末之大夏龙雀风雨大宋从明末腾飞三国之乖乖田舍郎逍遥侯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白云青峰汉水边重生大唐当奶爸
最新入库: 异界之兽行大宋小农之一代天骄江南捕头秦桧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明威天下大宋枭途虎贲巾帼传魔猿斗天抗日之铁血大旗沙海绿哨易经之释龙指归双鹰旗下1天下商魁梁山我来当家抗战之魔幻手机迷失在一六二九明末异姓王最强特种兵之龙焱抢救大唐阿斗扶得起野狼1369今侠在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交战临高启明万历外史崛起东汉当军阀新汉风云录最强训犬员逃出生天不二赘婿后马其顿征战史负重血白袍交趾猛人扶苏的恐怖屋重生之三国王者重生吕布之汉末霸主双龙一统三国天下逆天吃货九小姐千门帝师风起日月我在赵国当官三国定风起大帝归民唐朝的事我打了三分国唐瑟梁武帝的天下大同浩然止戈